•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银川律师 > 兴庆区律师 > 李志伟律师>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李志伟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57 **** 6777
  • 证号 : 16401201010909656
  • 机构 : 北京市盈科(银川)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北京中路51号瑞银财富中心A座5层万达广场南侧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一起职务侵占罪的无罪辩护
作者:李志伟来源:找法网日期:2013年06月01日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宁夏奋进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夏吏母亲的委托,指派我为被告人夏吏的辩护人。我查阅了相关案卷,结合刚刚的庭审,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夏吏犯职务侵占罪不能成立。现结合法庭调查及公诉人提供的有关证据,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被告人夏吏没有侵占企业财产的主观故意,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不具备犯罪构成的主、客观方面要件。

在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夏吏参与的345起犯罪中主犯是侯治国,在侯治国的供述中,没有提到其每次所实施的犯罪和被告人夏吏密谋、商量、策划,被告人夏吏也没有指示,利用,或伙同其实施犯罪,我们看侯治国在侦查机关的供述:

1、侯治国在侦查机关第3次供述笔录称:(第2页第3行)

在上述笔录中侯治国主谋的全部犯罪中没有提及有被告人夏吏参与。

2、在公诉机关指控的第3起犯罪中,侯治国在侦查机关(第核实笔录3次)中供述称:(第3页第13行起)

在上述第3起犯罪中,被告人夏吏在履行岗位职责,不管被告人侯治国给公司卖的油还是水,他都要按化验员的指示卸货,上述行为是符合其工作流程的,不能证明其主观上具有犯罪的故意,按照公诉人的逻辑,公共汽车上发生了杀人案,司机应该是共犯。是有罪类推,所以,被告人夏吏既没有犯罪的故意,也不明知行为人在实施犯罪,自己虽然有卸油的行为,但不是构成犯罪的行为。

3、在公诉机关指控的第4起犯罪中,侯治国在侦查机关(第核实笔录3次)中供述称:(第4页第16行起)

上述笔录证实和侯治国共谋的是马君燕。

4、在公诉机关指控的第5起犯罪中,侯治国在侦查机关(第核实笔录3次)中供述称:(第5页第10行起)

上述笔录证实和侯治国共谋的是黄志飞,虽提及有被告人夏吏参与,但被告人夏吏否认其参与,也没有相关证据印证被告人夏吏是否参与。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应当运用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包括:(二)被指控的犯罪是否存在;(三)被指控的犯罪是否为被告人所实施;(四)被告人有无刑事责任能力,有无罪过,实施犯罪的动机、目的;

根据上述规定,公诉机关现有的证据不能锁定被告人夏吏系共犯,不能证实指控的犯罪是否为被告人夏吏所实施,被告人夏吏犯罪的动机、目的不清楚,不能证实其有犯罪的主观故意。

二、本案犯罪侵犯的客体不存在,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夏吏犯职务侵占罪不能成立。

职务侵占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财产所有权。在本案中,公诉机关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夏吏单独或伙同他人侵犯公司的财产,也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因被告人夏吏的犯罪行为致使公司财产受损失的直接证据,在本案中,其他同案犯均证实,被害人宁鲁石化公司收油的流程是:1、过磅。2、化验。3、卸油。4、签字、记账。5付款。在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犯罪中,没有提及受害公司的相关财务记录,故本案侵害的客体是否客观存在因没有证据证实无法确定,同时,在本案中,被告人夏吏收到侯治国的6000元钱,夏吏不清楚送钱要求让做什么,侯治国也没有说送钱做什么,对于收受李仲泽的5000元钱,只有夏吏供述,没有其它证据印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而上述两笔钱的所有人是侯治国、李仲泽,和被害人宁鲁石化公司没有关系。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五)实施犯罪的时间、地点、手段、后果以及案件起因等证明标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夏吏犯职务侵占罪因没有具体的损害客体导致侵占的罪名不能成立,公诉机关以受害公司出具的亏损证明证实职务侵占的财产损失有损检察机关打击犯罪的严肃性,也不符合证据规则,退一步讲,即使侵占的财产要用亏损来证明,也应该是用公司的账目来证明,怎么可能一纸亏损证明就能证实犯罪侵害的财产损失?本案指控的8起犯罪没有一起有具体的犯罪时间不可想想!

我国刑事诉讼的证明要求: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谓事实清楚,是指构成犯罪的各种事实情节都必须是清楚、真实的。这就必然要求:1、据以定案的单个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2、单个证据与事实之间必须存在客观联系,而且具有相当的证明力。案件的证明对象都应有相应的证据证明其真实可靠,排除其他一切可能性。并且能够排除合理怀疑,从而达到确然的程度。本案证据存疑,现有的书面证据不足以证实夏吏参与侵占并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共犯,疑罪从无,证据存疑的法益应归属于被告人。

本案作为侵犯财产的犯罪,财产的所有权是刑法保护的客体,公诉机关不能证明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何谈所有权被侵害,从客观要件上又不能证明危害行为的存在和危害后果的发生。全案除了被告人的供述没有能锁定犯罪的直接证据,且各被告的供述多处相互矛盾不能印证,辩护人认为,对被告人夏吏的指控待事实查清或有充分证据后,再追究。

三、理论上就指控的“罪行”发表如下量刑意见。

辩护人已作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辩护,不涉及量刑问题,如果非要追究被告夏吏的刑事责任,谈一点量刑意见。

1本案属于事发有因,受害公司管理混乱是导致财产犯罪的根源。

2被告人夏吏认罪态度一直较好,能如实供述自己所知道的案件事实系坦白。(刑法六十七条第三款)

3、被告人夏吏没有主观恶意,没有明确的犯罪目的,当庭认罪。

4、取得受害人谅解。

5、退赃、退赔。

6、被告人夏吏系初犯、偶犯,无前科。

按照规范化量刑的要求,1、坦白减20%2、当庭自愿认罪减10%3退赃、退赔的减30%4、谅解减20%。按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4-5年计算,最后的量刑结果是1年以下的刑期,鉴于被告人夏吏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等,依据刑法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应该适用缓刑。

考虑到被告人夏吏年龄较小,涉世不深,父亲去世,母亲患病,弟弟上学,家中迫切需要夏吏这个顶梁柱,为了挽救这个家庭,为了给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为了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望合议庭能够给予被告人夏吏从轻处理或免于刑事处罚。

以上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辩护人:李志伟

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

以上内容由李志伟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志伟律师咨询。

李志伟律师
李志伟律师
服务地区:宁夏-银川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交通事故,建筑工程,金融证券,涉外婚姻
手机热线:157 **** 6777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